"千禧一代"青睐移动支付 理财意识增强

阅读:117 来源:拓天速贷
文章摘要:“千禧一代”在中国被泛指为80后、90后,数量是美国同代人的5倍,他们的财富理念和价值观,将主导未来10年甚至更久的经济走向。

  “千禧一代”在中国被泛指为80后、90后,数量是美国同代人的5倍,他们的财富理念和价值观,将主导未来10年甚至更久的经济走向。中国大学生作为“千禧一代”中最年轻的群体,已经登上社会舞台。洞察这一代人的消费情况,并进行引导,对中国消费结构调整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2017年1月,中国高校传媒联盟联合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,就全国4000多所高校及职业院校、1000多万在校大学生的消费数据进行了专门的梳理。这份账单涵盖购物、出行、理财、人际、公益等维度,同时细化了大学生关注的校际、性别、星座等方面的收支差异。

 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期待通过这份账单,更好地分析大学生消费习惯、收支状况,贴近式观察当今大学生的消费观、金钱观、价值观,对治理校园金融乱象、引导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起到更加积极的作用。

  互联网原住民生活在世界移动支付之国

  两张100元、几张1元面值的纸币已经在吴琳的钱包里安安静静地“躺”了3周。

  她记得最近一次花现金还是2016年圣诞节前,她去医院复诊,花9元挂了主任号。因为零钱不够,她向爸爸“借”了挂号费。“我爸问,挂号不能用手机支付啊?我说,好像还不能。”吴琳笑着说。

  吴琳是天津一所高校大三的学生,她觉得身边的大部分同学跟自己一样,在学校里,“钱包天天扔宿舍,出门手机外加一张校园卡。”因为在她看来,学校里几乎没有不能手机支付的地方,复印3角钱她也选择手机支付。

  “连学校里卖糖葫芦的小哥都能接受手机转账了!”那是一个不起眼儿的小推车,每串糖葫芦4元。她坦言,离开学校去别处时自己会带现金,以备不时之需。“不过也没多大用,”吴琳补充道,“所以每次爸妈问钱包里有钱吗,我都说有。一直就那两三百元,也不花,可不有嘛。”

  作为互联网原住民,大学生乐于体验方便、快捷的新事物。而中国移动支付的普及,让他们得以生活在一个无现金支付、讲究速度和便捷的时代。

"千禧一代"青睐移动支付 理财意识增强

  吴琳曾觉得移动支付可能只在年轻人之间流行,但现在她认为,从60后到00后都会用。父母通过支付宝给她打生活费,她陪母亲去小商品批发市场发现母亲都选择用手机支付。“我姥爷都会发红包。就是我姥姥不用,要不然我们家过年打麻将都可以不用‘毛票’了。”

  据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与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中国90后移动支付占比近92%。中国大学生在支付宝上的人均支付金额(含转账、网购消费、发红包、理财等数据)约为40839元,较2015年增长97%。在大学生2016年人均支付笔数前50名的高校中,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以人均支付925笔位列第一。这50所高校的人均支付为670笔。

  四川一所高校的大四学生邵冲坦言,自己大一入学时,还需要用现金充值校园卡。但大三之后,就全面用手机支付功能进行充卡、完成各种校园缴费,包括学费、四六级考试等其他费用。

  但不同的地区仍有不同的状况。在甘肃一所高校读书的张禾认为,手机支付在自己的学校不是特别普遍。“大家习惯排队取现金,也习惯用现金支付”。

  从美国天普大学读完研究生,陈婷选择回国工作。校园的移动支付她一时还不能适应。7年前,她在国内读本科的时候,校园里都是用学生卡和现金。在美国读书时,学校几乎到处都刷银行卡,“连1美金1瓶的水也是刷卡付,更安全和方便吧。”陈婷回忆,国外的校园用移动支付的地方很少。

  男生也花得不少,女生追求独立

  在上海一所高校读书的陈涛计算了一下自己2016年移动支付平台上的花销,总额近1.2万,占全年花销的60%左右。其中,服饰方面开支占近50%,书籍开支占近10%。“我以为买书花的钱最多,没想到买衣服竟然花了这么多钱。”除了网购衣服和书籍,陈涛的花销主要用于给女朋友买礼物,“买礼物的频率比较高,还得走心。2016年买的最贵的礼物是一支钢笔,花了600元。”他表示,恋爱后自己的花销明显有所增加。不过,陈涛猜测“女生的年度总花销会更高”。

  据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与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大学生在淘宝平台的购物中,服装占全部支付金额的20.77%,话费占11.02%,美妆占8.04%,紧随其后的是数码产品、运动户外、鞋箱包、食品、手机、家居等。同时,女大学生在淘宝平台上的支付总笔数占全体大学生支付总笔数的56.61%,明显高于男生的43.39%。但是在支付总金额上,女生占49.78%,略低于男生的50.22%。

"千禧一代"青睐移动支付 理财意识增强

  受教育水平更高的中国大学生,对自己更有规划,独立意识也在增强。

  夏荷在陕西一所高校读书,过去的2016年,她在移动平台上的支付总额近1万元,包括交通费、化妆品、衣服、宠物用品等。“最多的花销应该是交通费,我2016年往返西安、淮南6次,加上假期旅游的路费,总共花销4000多元。”夏荷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除了交通费,化妆品和服饰也占较大比重,不过她会控制自己每个月的花销额度。“如果这个月买了化妆品,就不买衣服,”夏荷说,她每个月的花费大概在1000元左右,

  在夏荷看来,恋爱中的女生应该经济独立,虽然有男朋友,但她的日常花销没有太大的改变。“除了家里给的生活费,我还有奖学金和实习补贴,可以自己供得起自己。”她说。

  赵瑞在2016年最大的一笔花销是买手机,“手机是在‘双十一’买的,花了近4000元,对我来说还是很贵的,但比平日便宜些。”她向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透露,2016年她通过移动支付消费超过1万元,“其他的花销用在买日用品和衣服上,有时候网购更加实惠,可以省钱呢。”赵瑞说。

  尽管移动支付花销占王鹏2016年总花销的90%,但他几乎不在网上购物。“8月到12月,我通过手机花销有9000多元,主要用于交通费和充值校园卡。”王鹏是安徽一所高校的学生,他在采访中说:“把钱充到校园卡里,自己缺什么就去实体店买,很便利。”不过,王鹏还是在“双十一”进行了网购,“没时间回家,给爸妈买了些坚果。”

  南开大学文学院传播学系主任陈鹏接受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大学生没有固定收入,开支相对理智,所以大学生是对产品价格敏感性很强的群体,理性化程度相对较高,涉及金钱时,他们会有自己的一个考量。

  吉林大学商学院副院长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金晓彤认为,大学生还没有独立的经济来源,必须从自身角度进行有效地规范,树立理性的消费观。在消费前做好规划,哪些东西应该买,哪些东西必须买,哪些东西可以买,哪些东西可买可不买,从而对社会资源也不会造成过大的浪费。

  大学生愿意为环保和公益支付

  “我已经在阿拉善地区拥有一棵树了。”朱江是甘肃一所高校的大四学生,2016年10月初,朱江开始加入支付宝“蚂蚁森林”公益行动,12月10日,他收到了一张“种树证书”,他“养成”的“梭梭树”将被种植到阿拉善地区。

  随着社会总财富增加,衡量社会价值的维度更多元。而中国的年轻一代,环保和公益意识更胜以往。

  很多人不了解的是,朱江的“梭梭树”其实是由自己“碳账户”的额度捐赠而来。在支付宝客户端里,首期“碳账户”概念着重突出用户碳减排的公益价值,“碳账户”被设计为一款“蚂蚁森林”游戏公益活动:用户如果步行、地铁出行、在线缴纳水电煤气费、网上缴交通罚单、网络挂号、网络购票等行为,就会减少相应的碳排放量,可以用来在支付宝里养一棵虚拟的树。“树”长成后,项目的公益合作方会将其“买”走,在现实中种下一棵树。

  一个基于互联网的社会模式、金融服务模式和信用体系正在出现。20多年前,林登实验室的Second life只是一个搭建虚拟世界的尝试。而今天,像“蚂蚁森林”这样鼓励年轻人记录低碳减排行为,从种一棵虚拟的树到种一棵真实的树,让现实和虚拟并不想以往那样明确区分了。

  今天的大学生适应这样的世界,并乐于通过这种方式对地球和他人尽一份力。

 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与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8月开通的“蚂蚁森林”功能中,大学生已种下75789棵树,每棵树需大学生在蚂蚁森林账户中减排量达到17900g。其中合肥工业大学以764棵排名第一,紧随其后的是江西科技学院664棵,安徽农业大学583棵,安徽大学477棵,南昌大学473棵,中国科学技术大学462棵。

  这不是朱江第一次参与公益行动,2015年,作为学生负责人,朱江在他的学校里组织了“康宝莱·全国大学生迷你马拉松公益挑战”(简称“‘迷马’挑战”),吸引8000人次参跑,每个人完成5公里挑战,公益支持单位就会向听障儿童捐赠100元。这场公益跑也只是全国“迷马”挑战赛中的一个小节点。3年来,“迷马”挑战已覆盖全国41座城市的100多所高校,共举办548场,超过25万人参与挑战,累计80余万公里的路程,为听障儿童募集公益基金超过1000万,直接影响超过2000万大学生。

  “随手的一个行为,可以做公益,何乐不为呢?”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,在朱江看来,公益已经成为大学生的一种习惯、一种生活。

"千禧一代"青睐移动支付 理财意识增强

  据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与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大学生在公益爱心捐赠中,行走捐(用户每走5000步,可兑换一定数额公益基金,1万步可兑换1元,兑换步数不封顶)项目中,国家法官学院以全校学生人均捐赠次数6.21次位列第一,浙江海洋大学以4.50次位居第二。

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,随着社会近些年教育水平的提升,学校也更强调学生参与公益类服务,整个社会的公益意识都有所增强。对于大学生群体,校园里有专门的公益型社团,包括政府和公益机构的加入,外部环境的影响,大学生对社会公益的关注程度提高了。他认为大学生的公益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,一是帮助弱势群体,包括捐款捐物,二是参与推动社会进步的公益活动,比如反歧视、维护权利的行为等。

  理财意识增强,财富手段不灵

  赵瑞从2015年3月开始购买理财产品。“当时买的那款理财产品有一定的风险,一开始赚了几百元,没多久就赔了,总之一共赔了700多元。”赵瑞回忆,后来,赵瑞发现了一款没有风险的理财产品,有闲钱时会购买一些,“日利率是0.2‰,现在赚了几百元。不过算上之前亏本的,可能刚刚够本钱。”

  中国年轻人的受教育程度和“财商”并不呈现强相关。

  据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与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,在购买余额宝的大学生用户中,博士研究生占1%,购买金额占3%;硕士研究生占6%,购买金额占13%;本科生占63%,购买金额占59%;专科生占30%,购买金额占25%。

  北京市一所高校的金融学硕士研究生高慕表示,自己没有购买余额宝,但自己手上有几支股票和其他基金产品。高慕从3年前迈入股市,但他坦言,自己虽然修过相关课程,但在实践上并不能“得心应手”。他认为这与课堂上的考试成绩无关。“我们班一个‘学霸’,成绩很好,去年入市一个月,本金‘腰斩’,她有一个月都不敢看手机。”高慕说,他身边也有很多同学盲目跟风,在股市开户,或者购买并不了解的理财产品。“买理财产品跟买土豆似的,感觉看着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 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经济系系主任金煜认为,大学生理财变得越来越重要,跟技术变化密切相关。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之后,理财产品越来越受大家的重视,这对大学生管理自己财富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“虽然大学生对金融产品的选择需求或偏好不是很多,但此时形成的习惯或是模式可能会影响未来的投资和理财行为,”金煜说,在大学生阶段培养“财商”是非常重要的。他建议大学生首先要了解这些金融产品,有识别骗局的能力,包括技术上的陷阱。在进入金融市场后,需要一个过程去学习产品知识,更要了解自己的风险偏好,财务状况等。

  金煜认为,对于大学生而言,现阶段收益到底有多高并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了解这样一个产品,实际上是一个经验积累的过程,学习相关的知识。大学生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对自身的投资。同时他强调,大学生应该要去接触新的知识、产品,对投资、融资等方面的了解,这对未来创业很有帮助。“大学生应该把眼光放得更远,在年轻的时候规划好方向,”他补充道,“对于创业的学生来说,如果你有好的规划、创意、知识,能接触到很好的群体,实际上融资其实不是一个问题。”

  金晓彤也认为,大学生亟待提高自身“财商”。“大学生应该学会让手中的现有资金保值、增值,但他们缺少生活阅历,对理财还没有足够的思考,存在随意性和冲动性,可能造成非理性消费和炫耀消费。”在她看来,家庭、学校和社会应该给予大学生正确的引导,可以通过案例的方式向大学生们传递正确的理念,让他们知道理财、学会理财。

  拓天速贷建议,大学生应考虑选择稳妥的理财方式,可以尝试购买一些保本的理财产品,要坚决杜绝高风险的理财和投资。

  拓天速贷更多相关推荐阅读:

  大学毕业生应该如何理财:http://content.tuotiansudai.com/licai/daxueshenglicai/54032.html

  大学毕业生应如何理财?:http://content.tuotiansudai.com/licai/daxueshenglicai/55954.html

  大学生存在哪些理财误区?:http://content.tuotiansudai.com/licai/daxueshenglicai/355.html

  更多理财类问题介绍:http://content.tuotiansudai.com/licai

  相关金融信息推荐:http://content.tuotiansudai.com/


文章关键字:大学生理财 投资理财 收益风险

上一篇:“史上最牛请假条” 小伙写诗请假回家相亲 领导回诗准假

下一篇:银行理财产品转向“不兜底” 六成不保本

新手注册
礼品多